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赌场 >

作为平凡人,你拿什么资本谈赌场人生

2016-07-13 11:33  点击:[ ]   作者:睢宁县职业教育中心  来源:网络转载

英雄联盟疾风剑豪亚索有句台词:生命中有三件必经之事,荣誉,死亡,还有宿醉。

 
平凡如你我,我们生命中的必经之事,当然是尴尬、无聊,还有苦闷。就算是喝一顿大酒,吐的样子都很难看。
 
《火影忍者》中,鹿丸说:“我啊,只想安稳地做个赌场忍者,安稳地生活,和一个不美也不丑的普通女人安稳地结婚,安稳地生两个小孩。”
 
那天,蛇叔袭击木叶,佐助去追撤退的我爱罗,鹿丸带领小樱、鸣人,跟随帕克去协助佐助。途中敌人太多甩不掉,鹿丸一个人留下,用影子术成功拦下敌人。但没想到暗中还有敌人没有露面,挡下了鹿丸的手里剑,随着时间消耗,鹿丸就快撑不住了,于是说出这句话。
 
鹿丸接着说:“我只想安稳地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之后是男孩,等女儿结了婚,儿子独立后就退休,闲时和朋友去赌场下棋,过着悠哉游哉的隐居生活,然后先太太一步离开这个世界。能有这种人生就好了,这倒不像是我会有的想法,本想普普通通地完结的,现在却自找麻烦。”
 
人最大的悲哀是欲望和能力不匹配,一个个大千世界的蝼蚁,从不去想我以后的人生会如何如何。我的未来是璀璨如烟火还是暗淡如灰漠,那不是我一个凡夫俗子可以预料,决定的。
 
去憧憬那样的生活,现实只会说,首先,你得有个女朋友。
  
生不知何来,老不知何时,病不知何因,死不知何果。所谓人生,你知道得越多,就会进入一个黑洞,不知道的会更多。
 
我们曾经想用知识来指导人生,后来发现,所有的大道理,都是一个字,空。
 
我们曾经想用情绪来引导人生,率性而为,随心所欲,无怨无悔地释放自己,后来发现,理想主义很可贵,现实里根本行不通。
 
我们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一天,一月,一年,把所有计划都写在纸上,一字一句去写,一笔一画去做,后来发现,能够真正走到终点的人很少,他们能做到,也是靠一个字,运。
 
人生就是时间洪流里无数的随机、变量,无数的偶然、巧合,碰撞成了我们的赌场经历。如果你回头看,会发现你走的是一条匪夷所思的路,你会发出感叹,如果那天没有发生那样的事,今天的自己会是完全不同的。但是对不起,你已经走到当下,对过去的一切只剩下感叹和回顾,人生就是这么残酷。
 
那么,会不会有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
 
他也即将25岁,在加州St. Monica Beach一次又一次看日出日落;在加勒比海的Sun Bay喂马;他不关心粮食和蔬菜,车窗外呼啸而过的,是一号公路两侧开不败的鲜花。
 
或者,他站在高楼大厦的顶端,俯视大片钢筋水泥铸造的森林,数字金钱在指尖流转,他是金融市场的弄潮儿。
 
再不济,他也可以坐在三十几楼赌场的会议室里,听着西装革履的Boss和同事们讨论战略,发展,大数据。偶尔抬头望向窗,东方明珠,上海中心,IFC……那里是令人眩晕,望不到底的一片灯光。
 
回到现实,赶公交挤地铁,周围弥漫的雾霾让人鼻子过敏,到处涌动着的人群让人感到烦躁,就连路边规划出的绿地都不够青翠。似乎我想要的生活,总是与我正在经历的生活不能严丝合缝地对应。
 
命运总是这样闹着玩似的给我们一个随机的起点,也给了我们一个随机的终点,横在这两个点之间的,就是我们的人生。
 
有时我们喜欢拿别人的人生举例,因为他们的人生已经结束,凝固成一段经历,镌刻在历史的时间线上。我们没能力掌控自己的人生,因为我们还在前行,还有无数个未知在等待,还有无数的可能和不可能。在起点和终点之间,只有走过的,才是道路。
 
在下班的地铁站里,一位50多岁的大叔,头发花白,面容疲惫,双手提着两个看起来很重的帆布袋子,上面写着XX快递。本该享受生活闲趣的年纪,却还要做繁重的体力劳动,疲惫的工作结束回家后,是否有人为他端上一碗热汤面?
 
在步行街的路口,一个乞讨的孩子挂着喇叭,对着步行街赌场的每个行人声嘶力竭的唱着歌。不,应该是吼着歌,好像是对命运质问般的嘶吼。未来的他,想过怎样的生活,又能过怎样的生活?他是否明白什么是梦想,又该怎样做才有机会实现他的梦想?
 
我们曾荒唐的觉得金钱俗不可耐,可还有那么多人,只求今日有饭可以饱肚,今晚有屋可以避雨。家,温暖,富足,梦想,还是有很多人,也许终其一生都遥不可及。
 
当我们第一万次问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当我们在好与更好之间徘徊不定,当我们因有太多的选择而苦恼,当我们潇洒的拒绝名利去追求岁月静好,当我们勇敢的说梦想是生活唯一的真意……当我们看到他们,也许会突然意识到,这一切关于人生的苦恼和徘徊都是可耻的。
 
穷尽一生,我们似乎只是在做两件事,活下去和逃避孤独。
 
毛姆的小说《月亮与六便士》中,斯特里克兰德是真正义无反顾的人,彻头彻尾,纯粹至极。如果你忽略他那为理想而存活的心态,他只会让你心生厌恶。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无情,冷血,蔑视道德,不留恋一切,不害怕后果。
 
这样一个一心追求艺术、不通人性世故的怪才,全世界都在追逐着赌场梦想,他却在追逐他的噩运,更准确地说,是一个被梦想俘虏的人在追逐自己的噩运。
 
别人的人生是在不断做加法,他却在做减法。
 
他认为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能通向自由之途,于是他拒绝再做“丈夫”、“父亲”、“朋友”、“同事”、“英国人”。他甩掉一个一个身份,如同脱去一层一层衣服,最后一抬脚,赤身裸体踏进内心召唤的冰窟窿里去。
 
“难道你不爱你的孩子们吗?”
 
他说:“我对他们没有特殊感情。”
 
“难道你连爱情都不需要吗?”
 
他说:“爱情只会干扰我画画。”
 
别人也许会同情他的穷困潦倒,他拿起画笔时,却觉得自己是一个君王,这样的人当然可恶。
 
他的眼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自私,没有责任心,不屑和“社会”发生任何关系。但他又很无辜,因为他的眼里甚至没有自己。他不是选择了梦想,而是被梦想击中。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上帝往往不会取悦你。如果你中意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会夺去你挣钱的丈夫;如果你深爱你贤惠的妻子,他会毫不犹豫让你的妻子爱上他人;如果你既不在意生活环境也不厌恶爱情,他则会戏谑地遮住你的梦想,让你苦苦追逐。
 
“有那么一瞬间,赌场斯特里克兰德的铁石心肠似乎被打动了,泪水涌上了他的眼睛,一边一滴,慢慢地从脸颊上流下来”,这是斯特里克兰德唯一的动容之处,虽然他随即露出惯有的讥笑表情。
 
如果说斯特里克兰德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就是他比别人更服从宿命。梦想多么妖冶,多么锋利,人们在惊慌中四处逃窜,逃向功名利禄,或者求功名利禄而不得的怨恨。他拒绝成为“人们”里面的那个“们”,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仍然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上午,金融学老师笑着对我们说:“今天是金融学最后一节课了,我要给你们讲讲金融学的本质。”
 
他说完,背过身去,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字:妥协。
 
转过身来,老师换了一张严肃脸,说:“整个金融赌场学,不,整个经济学,其实就讲了这么两个字——妥协。”
 
所谓妥协,实际上就是寻求最优策略,寻找纳什均衡,寻找帕累托最优的过程。我们拼命努力,追求梦想,实际上,就是为了找到让自己在各种情况下可以妥协的方案。
 
活着是一种奖励,每个人都带着一个几亿分之一的大奖来到这个世界,并且在过去的每一个瞬间,你都没有死去,这本身就是一种成功。我们拥有更多的机会,去尝试更多的未知,去体验更丰富的人生。
 
你曾被人爱过,也曾爱过别人。你曾看过高山,也曾走过大河。你曾经在凌晨三点的夜里,吃过一碗泡面,运气好的话,还加过一个卤蛋。你曾经蜷缩在角落里,默默地把眼泪擦干。
 
人生应该是怎样的?它应该包含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切,那些高楼赌场广厦,华服美玉,都是人类亲手创造的。然而讽刺的是,人生中最常见的往往是庸俗和死水般的平静,人生中最深刻的往往是离别和失去你爱的人。
 
你是大学生也好,文盲也好,生活就是这样:家庭主妇在菜场里讨价还价,省下的钱可以每周多吃一次肉;工人们在烈日下抛洒汗水,建起一幢幢不属于他们的高楼大厦;大学生在公司里上班,日复一日重复着枯燥的工作赚钱来付房租。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它把幸福捻碎又抛还给你,它把希望扔进泥土又让你看见。可除了珍惜,你我都别无选择。
 
活在当下,就是我们的人生。
 

上一篇:博彩公司如果婚姻这样“坏”,我宁愿单身到老 下一篇:姑娘,你所谓网络赌博的安全感不是别处拿来,而是自己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