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网上赌博 >

“只有你一个人是这样网上赌博,因此我爱你”

2016-06-29 11:41  点击:[ ]   作者:睢宁县职业教育中心  来源:网络转载

自从上次写《不安的日常》,我就想把日常当做一个系列写下去。时间的长度都是有美感的,一年,一月,一日,日复一日,跳出来看,都是寻常,然而置身其中时,点点滴滴都有其本来的网上赌博意义,多少不足为外人道的甜苦和宿命,写来总觉得就是传奇。

 

把这种流动着的不安日常延续下去,就是人之一生啊。一生,又或者是一日,我对时间这个概念本身越来越着迷了,总觉得所有的真理都可以拿它来说开去。

 

今日偶然翻到一个微博叫“日食记”的,调性很是喜欢,既有影视梦又深谙美食之道,把生活过得很潇洒饱满。看到的第一条微博是这么写的:“我每年都要喝一次腌笃鲜。能让深藏的心灵复苏的,无非春天一缕阳光,或一碗热汤。”文图记叙,说的是他去山中自己挖笋做了一道鲜美的肉笋汤。做饭从很久以前网上赌博就开始了,因为他明白:“在不痛快的时候,没钱的时候,对生活恐惧的时候,只有食物能温暖人的心和胃。”很多人以为这位美食博主是姐姐,没想到是一位心怀叵测的“大叔”。他的野心是跟旗下的人“一起做完这场固执的梦”。

 

我跟我家大叔说,我以前的梦想是找一个能干的且会做饭的男人,风花雪月共度一生。他默不作声,当然了,他肯定是心虚了。这么问时我并不是抱怨的意思,尽管他不会给我做“腌笃鲜”这一类匠式美食,但是他会举着刚插好的海棠花对我说,还记得川端康成的那个名句吗?“凌晨四点醒来,看到海棠花未眠。”

 

那时太不了解生活,现在了解了,生活一半是风花雪月,一半还有柴米油盐。以前看我爸和我妈过的日子,我想,以后我一定不要像他们那样。其实还是我错了,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口,就有多少种网上赌博生活。你惟一的权利就是要求自己的生活像自己所理想的那般,去创造,去求证。尊重存在的客观性和多样性,对自己有所要求,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是让一个人更加接近幸福的可能。

 

窗外春意好烈啊,像一壶佳酿。早上送孩子去幼儿园的路上,看到路旁的花都开好了,三色的玉兰,榆叶梅,丁香,海棠,桃花,有的已经接近凋谢,它们都没有辜负自己,尽可能地绽放光华,这真是值得尊敬的事。每次我都这么想。它们还有许多个春天,我们也还有许多个春天,又或者下一个春天难以预料网上赌博是否还会相遇,把每个春天都当成最后一个春天来拥抱,这样才是不辜负吧?在生命终止前的每个春天都做一场梦,然后在余下的季节去完成它,成全自己,生命才会在一场场历练中积累出结实的筋骨和灵活的手足。我从来都是想着要这般热烈地生活,不甘荼靡,也算是对自己有所要求吧。

 

回老家看望养伤的爸爸,告诉他窗外的江湖,漫山遍野大地正在复苏。三三两两的花树开在旷野中,我东山折一枝,西山折一枝,回来插在水瓶中。爸爸说,那是桃花和李花。看到花就会想到生命和美的东西,不由得想积极起来,无论男女老幼,大概都有这种本能的心理反应吧?冯唐能写出“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这样的短诗,也是奇才。我想写出像花和春天一样叫人恒久难忘的故事——好像并不容易。

 

见到高中语文老师,她看过一篇我的东西,夸我写得好,我都快无地自容了。又惭愧又暗暗较劲,明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天赋和勤奋,但还相信这是唯一能让自己心甘情愿的梦想。想来想去,都觉得应当顽固地坚持网上赌博下去。每当沮丧得不知该何以为继时,我就想到当年的她,以及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意识到自己想要写东西时已经很晚了,比许多人都要晚一些。有些迟来是没有关系的,是不是?比如爱情和写作,晚熟一点,会更知行合一地珍惜一点。

 

再看别人的书,会有一份惺惺相惜的心意。这世上怎么会有呕心沥血愿意写东西的人呢,也许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一生无名无利的写作者多得去了。我心目中排第一位的曹雪芹君,家族衰败后,过得很潦倒,晚年移居北京西郊,“举家食粥酒常赊”,在困难重重中创作了《红楼梦》,贫病交加,死时年仅四十(说法不一)。如今《红楼梦》都能够撑起一个学派的生存了,却无法撑起他生前一个人的生存,实在叫人感慨。我去植物园时跟他的塑像网上赌博合过影,跟他的名字同有一个芹字,觉得因此有莫大的缘分。只愿以其为榜样,不负今生春光冬雪,能写出真正有思想和美感的文字作品。不过,写出了又怎么样呢?就这么不问结果地写吧,像每时每刻的呼吸一样。

 

来回的火车路上,带的书是《树上的男爵》。早些年看王小波在《我的精神家园》里的推荐读后爱不释手的一本书,此次算是重温。有人问我的网名“树上的女爵”是否来自杨乃文的《女爵》,我说不是,化自这本书。在读《我们的祖先》之前想象不到有人会写这样的书,是奇书。

 

1985年,我出生后的第三年,他猝然离世,与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他的主刀医生曾表示,自己从未见过任何大脑构造像卡尔维诺的那般精致复杂。是因为大脑吗,我觉得是因为他从事写作的专业和网上赌博诚恳所交织成的纯粹的想象力,赋予他神奇的文笔,能记叙下那些有趣且深重的文学故事。除此以外,他认为,“一个作者只有作品有价值,因此我不提供传记资料。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东西,但我从来不会告诉你真实。”真是一个聪明人。

 

书的第一章第一段就有让人难忘的句子:“我记得有风从海上吹来,树叶抖动。”这次回家下了火车后,闻到海城特有的盐湿气息,感觉到从海上吹来的风,我就不断地想起这个句子。我很想把这个句子当做回家之后的第一句见面问候语,但是我忍住了,照旧说了:“我回来了,还好吗?”

 

“柯希莫的生活是那样的超凡脱俗,我的一生是如此循规蹈矩、平庸无奇。但是我们的童年是一起度过的,我们两个都无视大人们的恼怒,寻找与人们设计好的轨迹不同的出路。”好的作品就是让你每读一次都会有所网上赌博领悟,以前读时会想自己是否也会选择走和柯希莫一样的不寻常的路,比如脱离地面去树上生活。现在想的是,我在规矩以内,如何去引领规矩以外的孩子。大人和孩子永远无法同步,这是年龄现实和生活经验造成的不同,无法逾越,但我想着,当他爬上树时,我站在树下,呵斥,沉默,等待,赞赏,我会选择哪一种态度来跟他握手。无论我如何对待他,他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又比如情感,最近迷恋《太阳的后裔》所以常常会思考这个问题。通俗一点说“撩妹”,哲学一点说《恋爱絮语》,到底自己和恋人之间使用的语言是哪一种呢?毫无疑问,我抗拒规范,亲近浪漫,迷恋想象力,厌倦庸常。因为所思所想无法全部得到实现所以常常苦恼,为了是否要继续一生亲密这种事,但又总是堕入现实的和风里。我就想起《树上的男爵》里的一段:

 

那是他们(男爵柯希莫和恋人薇莪拉)相互了解的网上赌博时期,他们讲述各自的经历、彼此提问。

 

“你感到过孤独吗?”

 

“我想念你。”

 

“但因为与世隔绝而孤独吗?”

 

“不是,为什么会呢?我一直同别人打交道,我摘收水果,修剪枝木,我跟神父学哲学,我同海盗打仗。难道别人不是这样生活吗?”

 

“只有你一个人是这样,因此我爱你。”

 

所有的恋爱都不纯粹,不完全幸福,这真是叫人无奈的事。不过,最重要的网上赌博还是相爱本身吧,确定无疑地相爱,从很久以前开始,到很久以后还未结束。

 

爱情包括一切,生命也包括一切,写作就是要道出这一切,以绝不模仿他人的自己的手笔。

 

上一篇:姑娘,你所谓网络赌博的安全感不是别处拿来,而是自己给的 下一篇:下班了,我们该谈谈365bet工作了